Archive for 三月, 2012

看著他現在的樣子我實在是不能夠想象像這樣的男人竟然也會有外遇,他可是我最愛的人啊,當初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現在還清楚的印在我的腦海里面,但是事實證明我是錯的。他真的是有外遇了,現在的他跪在地上請求我的原諒,但是現在的我能夠說什么呢?原諒他對我來說是很殘忍的,我不能夠這樣委屈自己,但是要是不同意呢我又會覺得很不甘心,和我相戀這么長時間的老公就這樣拱手相讓給別人,這種感覺真的是很痛的,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雖然說我不懂英語但是對于diamond我還是知道的,我是一個很喜歡珠寶的女人,那些看起來炫目的珠寶就是我所追求的目標,我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會被別人說成是拜金女的,但是我覺得這詞語真的很適合我,我曾今喜歡過很多人但是那些人都基本上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有錢,我們之間都是各取所需吧,他們有他們需要的我也有我所需要的, 這樣就夠了。我們現在都是很少聯系的,這就是我的生活,我的拜金生活。我覺得這樣的日子還是很好的。

今天我照例去了老師的家里,因為這么多年的每個周末我都會去他家里學習二胡。今天我敲了半天的門老師才來給我開門,而且他很虛弱的樣子,我嚇了一跳,這是怎么了啊?想想老師也已經是幾十歲的人了,身體也一直不太好,所以現在虛弱也是很正常的。我一直很擔心他的身體,他一直一個人住,只有二胡陪伴著他,現在他又生病了,如果沒有人在身邊萬一要是病倒了誰來管他啊?這么多年跟著他一起學習二胡,我跟他的感情也變的非常的深厚,就像是父女一般。

那天我們正在這家商務中心里開會,沒想到來了一群人二話不說就把這家商務中心砸的亂七八糟的。當時跟我們一樣在開會的公司有好幾家,甚至還有幾家公司的辦公地點就設在了這家商務中心里,當那群人開始打砸的時候,我們一大群人趕緊從辦公室沖了出來。那天出了商務中心損失慘重之外,我們這幾家公司也損失慘重。甚至還有一些公司的員工在這場鬧劇中受了傷。這件事過后,大家都像這家商務中心進行了索賠,商務中心也覺得這次的事情影響太嚴重了。

我等升職等的花兒都謝了,但是每次都輪不到我。我也納悶,難道自己就真的這么不如別人的?想想我也算是名牌大學的畢業生,英檢合格證也在手,到公司也已經兩年多了,在我們這個人員流動率非常大的公司里我也算是資深的老員工了,怎么每次都是我墊底呢?為此,我專門請我們的人力總監吃了一頓飯,想要知道這里面根本的原因。他告訴我,其實我們老板很欣賞我,覺得我各方面都挺符合公司要求的,只是我的為人有點死板,老板害怕這樣的員工。

昨天晚上做夢竟然夢到了牛軋糖,早上起來的時候枕頭有點濕濕的,想想應該是晚上做夢的時候流的口水吧。我把這件事情跟我老公說了之后,被他嘲笑了一天。也是,已經多少年沒有吃到記憶中的牛軋糖了。雖然現在好多店也都會銷售牛軋糖,但是我總覺得味道好像跟我小時候吃到的不太一樣。媽媽說可能是小時候吃到牛軋糖太不容易了,所以才會在記憶中留下最美好的印象。而現在,隨時都可以吃到牛軋糖,自然也覺得不是那么難得的東西了,味道自然不一樣了。

爸爸退休好幾年了,那天回家突然跟我說有一家台北當鋪的老板想要聘請爸爸當他們公司的會計。爸爸一直在猶豫,因為在他的心里,當鋪那種機構都是騙人的,經常會做一些逃避法律制裁的事情,所以他不想攙和進去。但是發現現在的當鋪越來越多,他覺得是不是現在的當鋪都很正規了,要不然也不會有這么多人冒著違反法律的危險來經營當鋪啊。所以他就想跟我商量一下,看自己能否答應人家。其實我覺得爸爸的年紀大了,還是不要出去工作了。

我看中了一對戒指,想著買回來當我們的結婚戒指。那是那天我在街頭看到了街頭的LED屏幕上的一個廣告,拍的非常的溫馨,所以當廣告里的結婚戒指出現的時候,我也覺得特別有感覺。于是在一天午后我有時間,就去了那家店里想要看看廣告上宣傳的那對戒指。當導購小姐拿出來的時候,我真的是一下子就喜歡上了。實際中的戒指上鑲嵌的鑽石比廣告上的要稍微小一點,但是就是因為小了那么一點,讓人覺得非常的精致,而且不會顯得特別的小氣,我就覺得買它們了。

其實我去外遇徵信也只是想要嚇唬一下他,讓他稍微收斂一點,并不是真心想要跟他離婚的。沒想到他看到我拿在手里的照片卻像是松了一口氣一般,說既然我都已經全部知道了,那么就離婚吧。這么久了,他也一直心里很不安,總覺得偷偷摸摸的感覺很不好,他也想要把他跟那個女人的感情完全公開。他說他這次是真的愛上了那個女人,而且那個女人也剛剛查出來有了身孕,他希望我能夠原諒他,同時也能夠成全他們。去他的成全,一對狗男女。

在我的印象中,哥哥一直是一個游手好閑的男人。自從他結婚以來,他從來沒有往家里拿過一分錢,他自己加上他的妻子最后再加上他的女兒都是靠爸爸一個掙錢來養活的。那時候我還在上學,沒有收入不說,還一直要花家里的錢,但是哥哥從來沒有想過要為爸爸減輕負擔。我曾經親眼看到他拿著媽媽的戒指去了當鋪,出來的時候就只剩下手里的錢了。但是爸爸媽媽好像從來不在乎一般,根本就不管他們的兒子,任憑他在這個家里一點作為都沒有。

Search